• <tr id='GT73sO7a'><strong id='GT73sO7a'></strong><small id='GT73sO7a'></small><button id='GT73sO7a'></button><li id='GT73sO7a'><noscript id='GT73sO7a'><big id='GT73sO7a'></big><dt id='GT73sO7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T73sO7a'><option id='GT73sO7a'><table id='GT73sO7a'><blockquote id='GT73sO7a'><tbody id='GT73sO7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T73sO7a'></u><kbd id='GT73sO7a'><kbd id='GT73sO7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T73sO7a'><strong id='GT73sO7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T73sO7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T73sO7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T73sO7a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T73sO7a'><em id='GT73sO7a'></em><td id='GT73sO7a'><div id='GT73sO7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T73sO7a'><big id='GT73sO7a'><big id='GT73sO7a'></big><legend id='GT73sO7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T73sO7a'><div id='GT73sO7a'><ins id='GT73sO7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T73sO7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T73sO7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T73sO7a'><q id='GT73sO7a'><noscript id='GT73sO7a'></noscript><dt id='GT73sO7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GT73sO7a'><i id='GT73sO7a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辉瑞“断供”? 全国多地白血病儿跪求“救命药”

                荆州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-01-12 16:50:39

                传辉瑞因工厂检修“断供” 全国多地白血病儿跪求“救命药”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和一些病友最近焦虑不安,他们的孩子患上白血病,在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接受治疗,然而一种进口的白血病化疗核心药物阿糖胞苷却传出断供的消息。供货方国际药业巨头辉瑞公司说工厂检修,不能确定何时恢复正常,但目前仍在保持市场供应。还有很多人猜测断供别有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有仿制的阿糖胞苷作为替代,但在疗效方面和辉瑞的原研药存在一些差距。刘先生说,“很多人砸锅卖铁,就是想让孩子多得到5%的疗效,现在断供,我们无法接受”。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

                突然紧缺的阿糖胞苷注射剂。突然紧缺的阿糖胞苷注射剂。

                这药是抗癌核心药

                便宜但很有效

                儿童患者最需要

                阿糖胞苷是一种化疗药物,主要用于治疗恶性血液病,特别是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。1959年,这种药物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家研制出来。它最初由Upjohn公司以“赛德萨”(Cytosar-U)的商品名出售,该公司后来被辉瑞公司合并,所以目前生产原研阿糖胞苷的企业只有辉瑞。

                辉瑞公司的阿糖胞苷价格一直不高,现在几乎是最便宜的化疗药物,仿制的阿糖胞苷更为低廉。白血病患儿父亲刘先生说,0.1g规格的进口阿糖胞苷在药品采购平台上的价格是30多元,他们在医院拿药也只有40多元,相对白血病化疗用的其他药物,可以说是最便宜的了,但也是核心药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因为阿糖胞苷的专利早已到期,现在可以合法进行仿制。在一份某地的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入围产品表中,可以看到意大利阿特维斯公司生产的0.1g规格阿糖胞苷为37元,0.5g规格为137.14元。国内一家药企仿制的0.1g规格阿糖胞苷仅为8.18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白血病方面,儿童患者最需要这种药,因为儿童主要是靠化疗实现治愈。成都军区总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刘芳说,在白血病的治疗中,阿糖胞苷的位置无可替代。

                盼阿糖胞苷恢复正常供货的白血病小患者。 受访者供图盼阿糖胞苷恢复正常供货的白血病小患者。 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断货困境

                “阿糖胞苷断药,医生不知道怎么治病了”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给紫牛新闻发来一份“阿糖胞苷断货情况说明”:“2018年12月26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学中心的白血病家属在看医生门诊时,被医生告知(进口)阿糖胞苷目前厂家不供货,本医院库存最多可维持到2019年1月底,到时断货将出现很多患儿无药可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芳则在2018年12月20日就通过社交网络说:“髓系白血病的必须药物阿糖胞苷断药,医生不知道怎么治病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说,苏州儿童医院在去年12月27日就开始用仿制阿糖胞苷了:“我们要求用进口的,医院说没货,苏州这边都是这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“阿糖对策交流”微信群中,有病友称北方一些地方从去年12月就开始用仿制药了,成都也有辉瑞的阿糖胞苷断货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西安的一位药剂师4日告诉紫牛新闻:“我们在今天也收到了通知,阿糖胞苷仅提供1月最后一次供货,12日配送后我们这也将面临断货。目前库存量仅满足不到3个月的使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国家卫生健康委药政司近日则发出《关于做好阿糖胞苷注射剂供应保障工作的通知》,表示辉瑞公司生产的血液肿瘤治疗用药阿糖胞苷注射用无菌粉末(商品名“赛德萨”)因意大利的生产厂家停工检修等原因,预计2019年1-6月将会出现全球范围内供货紧张。通知要求做好短缺直报和替代药品采购,保证现有供货不中断。

                仿制药疗效有差距,家长不敢冒险

                正常情况下,儿童白血病的治疗大概需要两年半的时间,大小24个疗程,几乎全都要用到阿糖胞苷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有仿制的阿糖胞苷可供替代,但两者的疗效存在一定差距。此前浙江有媒体报道说,“医生明确告知,原本现在用的(进口阿糖胞苷)治愈率是85%左右,中途换用仿制阿糖胞苷治愈率是70%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一些患儿家长向紫牛新闻记者反映,孩子使用仿制阿糖胞苷的副作用比较大,头晕、呕吐、发烧的频率都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仿制药对细胞控制的也不如进口药。正常人白细胞是4-10(10^9/L),白血病治疗过程中,白细胞控制在3以下比较好,用进口阿糖胞苷1周左右,可以控制在1-2。现在有人用过仿制药,白细胞指标达到6。另外,有些患儿用了仿制阿糖胞苷,出现血小板指数降低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治疗周期长,阿糖胞苷的用量是比较可观的。病友们担心,每次哪怕只有5-6%的差距,累积起来也不可忽视。而且主要是孩子需要这种药,所以疗效哪怕有些微差距,家长们也希望能用最好的药。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告诉紫牛新闻,苏州儿童医院遇到进口阿糖胞苷断供问题后,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把少量库存的进口药留在腰穿时使用,静脉注射等阶段用仿制药替代。因为医生知道疗效有差别,尽力想保证把最好的药放在最关键的时候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猜测

                是太便宜不愿生产,还是设备出了问题?

                断供的消息出来后,一则辉瑞公司在2018年12月14日发给医院的说明函出现在网络上。信中说,“为了更好地保障高质量药品的持续供应,辉瑞决定对意大利赛德萨(即阿糖胞苷)生产工厂的生产线设备进行停产检修,由于检修与保养比预计的耗时更长,由此对赛德萨的供货造成影响,导致市场上暂时出现赛德萨供货不足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辉瑞公司的公关经理胡女士告诉紫牛新闻,辉瑞是委托意大利阿特维斯公司生产阿糖胞苷,检修是突发性问题,目前不了解具体原因,也不确定需要持续多长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不确定,让外界对阿糖胞苷断供的原因有了一些猜测。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认为,正常情况下,辉瑞这样的国际大型制药厂不会因为设备检修影响到供货,应该事先做好计划,所以他对辉瑞的解释有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私底下认为,这个药本来就便宜,而且辉瑞的很多药最近都被强制降价,包括阿糖胞苷,导致利润率下降,所以可能不愿生产这种廉价药物。

                还有消息说,这个药已经被辉瑞卖给了其他公司,但仍使用辉瑞的配方和技术,不过可能影响到药物的生产和供应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些猜测都未得到证实。

                胡女士则向紫牛新闻强调,辉瑞目前没有停止供货,包括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和苏州儿童医院等地方,并且正在和医院协调,保障患者用药。她同时表示,尽管暂时无法提供恢复生产的确切时间,但据了解检修已经取得显著进展。“辉瑞绝对不会因为利润的原因而进行停产涨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新情况

                有些地方已缓解

                苏州仍望眼欲穿

                作为应对,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在3日发出2019年1号通知,对阿糖胞苷注射剂等临床紧缺药品进行挂网采购,入围的是一种仿制阿糖胞苷。4天后的1月7日,一位上海患儿家长表示:“医生说叫我们不要管了,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北京医药阳光采购管理平台上,可以看到10多家医院都采购有进口阿糖胞苷,仿制药有4家医院采购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苏州缺药状况并没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了解到的情况仍然是采购不到进口阿糖胞苷。

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广东、四川等地的医务人员也向紫牛新闻给出了同样的反馈。

                西安那位药剂师9日告诉紫牛新闻:“药品刚到就被总院调拨走了一大部分,库存仅够目前在院收治病人的用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还透露了一个令人忧心的消息:有人可能利用这次机会囤积居奇,等待全国性断供、医院库存耗尽后,再高价出货。

                辉瑞公关经理胡女士10日则告诉紫牛新闻:“目前我们仍在保持赛德萨的市场供应。我们高度重视此事,正在积极与意大利工厂沟通协调,争取尽快恢复赛德萨生产。我们也正在和相关医院协调有关保障患者用药的方案。具体各地阿糖胞苷供应情况请向有关主管部门了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先生的孩子现在还剩下7个疗程。“我们已经治疗了一年零一个月,磕磕碰碰走过来,还需要一年半就能停药了。”他说他们家前后差不多花了60万元,“很多老百姓都是倾家荡产地去给孩子治疗,现在中途换药,心理上接受不了”。